贺德克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贺德克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罗莹雪几度救火罗马非一日建成

发布时间:2020-03-04 01:27:47 阅读: 来源:贺德克滤芯厂家

原台“法务部长”曾勇夫因“关说风云”请辞后,这一遗缺由“政务委员”罗莹雪接任。罗莹雪毕业于台大法律系,还是马英九只差一届的学妹,却自称“与马英九很不熟”。在“关说案”引发台湾政坛诸多纷扰中,为何是她得到马英九的器重,接任“法务部长”?她与马英九背后又有什么渊源?上任至今,她面临了怎样的挑战,又应该如何应对?

台法务部门负责人罗莹雪:

几度“救火” “罗马”非一日建成

文/本刊记者 刘普

人物名片

罗莹雪

现任台法务部门负责人

曾任“法务部”专员与编审、消费者文教基金会的委员副秘书长等职

“关说风暴”引爆台湾政坛后,原“法务部长”曾勇夫请辞。“法务部长”一职空缺一段时间后,“政务委员”罗莹雪临危受命,出任“法务部长”一职,也成为该部门第三位女“部长”。此时距离“洪仲丘案”后,她出任“行政院军事冤案申诉委员会”委员长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原本不喜欢面对镜头的罗莹雪,就这样被推上火线接棒,扛起马英九“救火队”的重任。

年过花甲不显老

美魔女三度为马“救火”

1951年出生的罗莹雪,已过花甲之年,但从面容来看,根本看不到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黑发中间些许的银丝,让罗莹雪多了一个绰号——美魔女。罗莹雪习惯不修边幅,也很少做美容护肤,但一有闲暇时间就会练练气功,“我常常说自己是个懒女人,当然说的是美容化妆方面,在工作方面我可从不怠慢”。

罗莹雪毕业于台大法律系,只比马英九小一届,是他的直系学妹。大学毕业后,罗莹雪去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攻读硕士,主修犯罪学,毕业后回台长期担任台湾的谦立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其间,罗莹雪曾全程参与1993年《儿童福利法》及2003年《儿童及少年福利法》的修法工作,并曾声请“司法院”“大法官”解释,推翻“民法”第1089条的《父权优先条款》,使得日后行使亲权时,应考虑子女最佳利益原则能够落实于法律中。此外,罗莹雪还曾担任“法务部”专员与编审,消费者文教基金会的委员、副秘书长、发行人、董事、监察人等多职;马英九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罗莹雪还担任“总统府”“国策”顾问一职;2011年,罗莹雪出任“行政院政务委员”;2013年8月1日,罗莹雪再兼任“福建省政府主席”一职。

其实,早在2006年,马英九在任职台北市市长期间爆出“特别费案”,市长秘书长余文被卷入案中,罗莹雪帮他担任辩护律师打官司;洪仲丘案后,“行政院”成立“行政院军事冤案申诉委员会”,罗莹雪受命担任委员长,任职期间,身为审理“原民法案”的罗莹雪,在“立法院”备询时,曾因“原住民自治法”草案与高金素梅等“立委”杠上,被外界批评“对原住民议题的回答,真的是出乎意料的贫乏”;在“关说案”引发的政争中,刚担任召集人不满一个月的罗莹雪,火速接下曾勇夫的交接棒,再一次充当马英九的“救火队”。

自称与马英九很不熟

“罗马”却非一日建成

与马英九师出同门的罗莹雪,在媒体前多次声称“跟马英九很不熟”。然而如此一位自称“与马英九很不熟”的律师,却因何能多次在马英九任期爆发的政治风波中,频频被马英九看重、信任并委以重用,着实激起了民众的好奇心,这个一直掌管“冷衙门”的罗莹雪,究竟有什么来头?其实,罗莹雪与马英九不但是同一个学校,也曾一起参与过保钓,而罗莹雪还是大将之后,与军方素有渊源。

罗莹雪的父亲名为罗锡畴,生于1902年,湖南省双峰县石牛乡人。17岁时,他考进长沙私立楚怡工业学校,毕业后进入堪称中国山寨先进武器鼻祖的湖南兵工厂工作。工作期间,罗锡畴因逃婚独自一人来到广州考进黄埔军校。如果按照军校期别来论,不用说前两届“国防部长”高华柱、严明,就连国民党军事将领,曾任台“行政院长”的郝柏村都只是罗锡畴的后期学弟。1929年毕业后,罗锡畴来到中央军校武汉分校步兵队学习,并任分队长。多年后,由于国民党军队在缅甸作战失利,罗锡畴意外升任上校团长,开始了他的戎马人生,并屡获战功。值得一提的是,罗锡畴曾获得美国总统杜鲁门颁授联邦军事勋奖中等级最高的银星勋章,能获颁这个勋章就代表了有非凡的战功。

退役后,罗锡畴到马祖中学任教。此时,罗莹雪刚刚18岁,她曾经回忆父亲教育子女的方式很严厉,“他的严厉会让我不由自主地害怕”。都说虎父无犬子,身为大将之后的罗莹雪,与军方也算颇有渊源。

罗莹雪是马英九台大法律系的直系学妹,又同时在1976年拿到了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的硕士学位,在纽约读书期间二人也都热衷于“保卫钓鱼岛”的运动。而对马英九而言,素来喜欢“对着镜子用人”的作风,以及种种迹象似乎都在暗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也就不难理解,一向低调、不喜于面对镜头,让外界看不透的罗莹雪,会在洪仲丘案和因关说案引出的“特侦组”滥权监听案被炒得沸沸扬扬之时,被任命扮演“救火队”的角色,收拾狼藉不堪的“烂摊子”了。

若需执行死刑绝不心软

我只做我该做的

罗莹雪出任“法务部长”一职,支持声和反对声参半,宜兰“地院院长”刘寿嵩就曾直言不讳地指出,“连军阶都看不懂的女法官怎么审军事案件?”“关说案”余波未了之时,还扯出了“特侦组”滥权监听争议案,对于新上任的“法务部长”罗莹雪来说,可谓是“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甚为头疼。而她会如何处理这些状况,外界也随时关注着。

司法“关说案”牵扯出“特侦组”监听争议后,法务部门立即邀跨领域法界人士组成监听事件调查小组对此事进行调查。调查报告指出,“特侦组”虽有监听失误的疏失,但并非故意监听立法部门。法务部门还将检察部门负责人黄世铭、特侦组组长杨荣宗、检察官郑深元等人送到检评会并案处理。作为法务部门负责人,罗莹雪坦承,这份报告并非百分百完美。同时,她也强调从未针对监听事件接触调查小组,“事先没看一个字,事后没改一个字。完全尊重报告结论”。罗莹雪在媒体访问时也表示,由于通话时间是0秒并无对话,因而无从查出究竟是哪位“特侦组”成员拨打立法部门0972开头的小总机,排除了故意监听的可能性。而为了理清“关说案”与监听风波的真相,检评会也打算约询立法部门负责人王金平和“立委”柯建铭,甚至不排除请马英九和行政部门负责人江宜桦去说明,不过柯建铭和王金平二人都拒绝了检评会的约询。罗莹雪解释说,“检评会约询并无约束力,被约询对象若不愿意也不能强迫,但合力还原事实真相,不是对社会大众最好的态度吗?”同时,她也表示,“如果约我,我一定会去,别人的想法、考量我不予置评。”然而,外界对于检评会动辄约谈领导人的现象,也直表不满,怀疑其有作秀的嫌疑。对此,罗莹雪回应,“如果有助于事实的厘清,尽管有作秀嫌疑,仍旧有必要约询相关人士。”她强调,调查事实真相,要跟相关人直接接触,对于泄密监听案,现有的资料证据不足以显现事情的真相如何,请马英九说明是最清楚的。

“特侦组”监听立法部门总机风波,让台检察体系备受批评。在黄世铭面对蓝绿“立委”“知所进退”的逼退声浪下,罗莹雪坦言,整起事件对黄世铭的领导力的“影响一定有”。“经历一定事情后,他的想法态度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改变。”不过,她也坦然,此事件的确打击了检察体系士气。“我的手机号也是0972开头,因此一般人很容易联想0972号就是手机号而未查证。但调查小组发现在此之前还有其他检察单位监听立法部门0972小总机达13次,此事给了检察界很大的教训”。对此,罗莹雪表示将会加强检察官的在职训练,包括有关常识的加强,跟知识的共享,并要去“地检署”提高工作效率和质量,“关于检察官侦办案件的技巧,其实是非常多元的,有的人很聪明,能看到别人不注意的地方,发现问题,那有些人就是按例行的做法,比较僵化的做法去办案,所以,我觉得办案经验的分享也是很重要的。”

众所周知,法务部门的预算要通过行政部门的审批,而“关说案”的两人当事人,一个立法部门负责人,一个是民进党团总召,这让不少人对检评会的公正性持怀疑态度,担心法务部门会因怕预算遭到立法部门杯葛而“放水”。对此,罗莹雪明确表示结果将绝对公平,“预算不是一个‘立委’的决定,要由很多‘立委’共同审查。”罗莹雪补充说,预算部分是法务部门要去争取和维护的,对于检察官来讲,跟他们相关的就是薪水而已。而这部分因为受到法律保障,所以是不能打折扣的。至于民间委员,法务部门的预算通过得顺不顺利,对他们一点影响都没有。“从我的角度来说,虽然可能会得罪一些‘立委’,会在预算的时候困难一点,但我的想法和态度一向都是做该做的事。本着法律人的态度,用证据堆积事实。如果预算受到一些不该有的阻扰的话,就让阻扰的人自己去承担因果责任。”

除了在对“关说案”和监听案的处理态度上备受关注外,在死刑问题上,罗莹雪也多次招到他人呛声。民进党团总召、“关说案”当事人柯建铭,在立法部门质询时,呛声罗莹雪判“政治死刑”。面对来者不善的挑衅,罗莹雪则是淡定地表示,当初会接下法务部门负责人一职,就对如今所面对的各种状况早有心理准备。至于如何看待台湾死刑存废问题,罗莹雪重申,身为佛教徒希望台湾没有死刑,但依目前台湾状况来说并不可能,作为法务部门的负责人,“我会依法执行”。罗莹雪透露,江宜桦第一次找她谈话的时候,就有询问她对死刑的看法,她当时就是这么回应的。她说,到任法务部门负责人的第一天就收到许多陈情信,第一封就是死刑犯所写的,请求尽快执行死刑,信中内容诚恳,她能体会这名死刑犯的心情。她也多次表示,不是不敢执行死刑,但会按照该有的程序、进度走,“就做该做的事”,罗莹雪再一次强调说。

出任法务部门负责人仅仅几十天的时间里,罗莹雪要面对的挑战却不可小觑。坚持“做该做的事”的罗莹雪,该如何挽回因“关说案”而受到牵连的“法务部”的形象,又应怎样为马英九分担几分压力,处理好“关说案”、监听案等政治风暴,应是这位已过花甲之年的“女部长”时刻需要思考的难题。

工程机械租赁公司

北京拍卖公司

防水注浆堵漏

塑胶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