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德克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贺德克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项羽最痛恨的人竟不是刘邦而是田荣

发布时间:2021-01-05 14:40:18 阅读: 来源:贺德克滤芯厂家

揭秘项羽最痛恨的人竟不是刘邦而是田荣

秦末复辟的山东六国,基本都是那些凶悍勇猛的武将所自立或拥立的。项羽分封天下时,自立为王的,仍旧分封为王,拥立他人的武将,未战死的也封了王,像张耳。项羽手下武将封王的就更多了,英布、章邯、司马欣、董翳皆是。还有,一个不是项羽手下的臧荼,封为燕王,甚至一个“逃跑将军”陈余,他都给了他三个县,封了个邑侯。这样,就让一个人的内心感到极为委屈、极度愤慨了,他就是田荣。

田荣与项羽的恩怨由来已久,堪称一对老冤家。

网络配图

当年,陈胜称王后,曾派魏人周市北掠魏地,攻打到狄县。狄县县令不屈,加强战备,固守县城。狄县有一齐国王族后裔叫田儋,他与从弟田荣、田横都是县内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豪强。田儋一直有心自立反秦,见周市来袭,觉得机会难得,便借故把自己一名家奴绑住,说他犯了罪,带领一班年轻的街头混混,将家奴扭送至县衙,请县令出面治罪,待县令出来问讯时,田儋乘其不备,将县令杀死。然后,田儋召集当地有权势的官吏和市井少年们说:“如今诸侯们纷纷背秦自立,齐为古国,由田氏主政多年,我田儋作为田氏后裔,当自立为王。”下面立刻响起一片附和声。于是,在大家的支持下,田儋自立为齐王,以田荣为相,招兵买马,迅速拉起了一支队伍。田儋率军先击周市,周市不敌,仓皇退却,田儋随后乘势东进,平定了齐国故地。

当时,还是秦二世二年,即前208年,章邯正受秦二世之命东征,一路势如破竹,于三月份抵达魏国,包围了魏国首都临济。魏王咎向齐求援,田儋率兵前去救援。结果救援受挫,章邯在临济大破齐、魏联军,田儋战死于临济城下,田荣只得收拾残兵败将,匆匆逃往东阿。同时,齐人听说田儋战死,便又立故齐废王田建的弟弟田假为齐王,田角为相,田间为将。

田荣逃至东阿后,章邯却紧追而至,不依不饶,把东阿城围得铁桶似的,随时都有城破人亡的危险。田荣很着急,他听说项梁此时正在攻打亢父,赶快派人向项梁求救。项梁闻之,愤激地说:“我不救齐,何人救齐!”立马驱军北进,急往东阿救田荣。到达东阿,项梁派出项羽率楚军直取章邯,大败秦军于东阿城下,田荣乘机杀出,与楚军联合攻击秦军,章邯大败而去。项梁项项羽紧随其后追击,田荣则退回东阿。这时,项羽与田荣还是战友。

网络配图

东阿之围解了以后,田荣开始着手解决齐国自身的问题。他愤怒于齐人立田假为王,便回马向东,率军攻打田假,田假出逃楚国,田角出逃赵国,田间当时正好在赵,也有国不能归。至此,齐国重新被田荣平定。平定齐国后,田荣立田儋的儿子田市为齐王,田荣任相,田横为将。

项梁一路向西追击章邯,追到后又一阵猛打猛攻,秦军大败,章邯退入濮阳,闭城坚守,项梁久攻不克。当时,项梁多次主动联系田荣,请他派兵,合力攻秦,田荣却提出了一个条件说:“要我出兵可以,只要楚国杀了田假,赵国杀了田角、田间。”人家有心来避难,岂有杀之的道理?作为一个国家,这会让诸侯们耻笑的,楚、赵皆不答应。因此,田荣不肯出兵。以至后来章邯大破楚军,设计杀了项梁,楚军兵败东逃,章邯又攻赵国,包围巨鹿。这是楚、齐交恶的开始。而在巨鹿之战中,当时许多诸侯军都参加了围攻章邯、王离秦军的战斗,唯独田荣未派一兵一卒,坐山观虎斗,从此,项羽田荣的战友情分正式终止,项羽还把田荣当成眼中钉,对他恨得牙痒痒。

如果说李世民自李渊登基之始,就开始苦心积虑地争权夺利妄想爬上皇帝宝座,那可真有点冤枉了他。是不断发展的形势、环境与现实迫使他不得不铤而走险、奋起反击,导演了一出唐朝历史上最富戏剧性的“玄武门之变”。

如果没有李渊在群雄割据、天下纷争、局势不甚明朗的情况下匆匆称帝,也许就不会出现李世民在统一战争中“一枝独秀”的局面。李渊登基为皇,长子李建成立为太子,特殊身份使得他们不由自主地受到某种束缚与制约,个人才能难以充分施展。这才有了李世民在荡平群雄中出现在中华大地上那勇往直前、无坚不摧、英姿勃勃的动人身影。

他在长达七年之久的统一战争中,获得了无人匹及的军事业绩与政治声望,拥有一支能征善战、效忠个人的强大私人武装及久经考验的“干部队伍”,形成了足与李建成为首的太子东宫集团抗衡的秦王府集团。

网络配图

然而,太子李建成也非等闲之辈,并不是像某些史料记载的那样“荒色嗜酒,畋猎无度”,而是有着相当出色的治军与治国才能。太原起兵时,他虽然远在河东没有参与密谋组织,但很快就在李渊的“密召”下以左领军大都督的身份参加了建唐斗争,并在合围长安的战斗中立下头功。立为太子后,不便轻出,也就远离冲锋陷阵的战争前线而入住东宫,学习当一名皇帝必备的各种礼仪及驭臣治国之术。论个人功绩,他自然居于李世民之下;若论才华,两人孰高孰低,实难分伯仲。

也许,李世民在统一战争中确实没有篡夺太子之位的野心,或者说强大的敌人与严酷的现实使他无暇顾及,但他在战争中的日益坐大及采取的一系列行为却在事实上侵害了太子李建成的利益,并对他构成了一种极大的潜在威胁。

李世民打败王世充、窦建德之后,“加号天策上将,陕东道大行台,位在王公之上”,地位仅次于太子;他设置了庞大的官僚机构,网罗私人亲信;又以设“文学馆”收罗文学士为名,网罗政治人才……就连父亲李渊也对此颇为不满地说道:“此儿典兵既久,在外专制,为读书汉所教,非复我昔日子也。”也就难怪身受威胁的太子李建成戒备警惕、枕戈以待了。在这场唐王朝内部的争权夺利之中,优势明显倾向于太子李建成一方。

植物墙

特抱抱怎么开通直播

金属奖牌

汽车油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