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德克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贺德克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络侵权写作者的噩梦侵权者的乐园

发布时间:2021-01-22 04:03:09 阅读: 来源:贺德克滤芯厂家

(速途网专栏 作者:彭成京)不久前发生了一件令我很不爽的事情。

我在网上查阅有关我的一些采访记录时,无意中发现有一家网站转载了我采访前拉手CEO吴波的访谈。我顺手点进去看了一下,结果令我非常愤怒:文章内容原封不动,作者署名居然变成了别人!

这篇文章题目叫《吴波:房产O2O——占住海外 回击国内》,是我今年3月26日首发在品途网上的人物访谈。被复制到这家网站上后,我发现其发布时间后面紧接着是一个笔名“凝旋”。点击“凝旋”后出现一个文章列表,所有文章在其发布时间后面都赫然写着“凝旋”。我曾天真地站在这家网站的角度认为,他们想说这篇文章的责编或发布者是“凝旋”。但实际上只有我这么善于发掘别人良善一面的人才会如此固执地认为。按照当下媒体的常规排版,在题目下方没有特别注解的署名无疑就是作者,鲜有把责编或发布者的名字安放在那么显眼的位置,而且不做任何说明。

无独有偶,在我供职的品途网上所有的文章,经常被一些自诩是某领域的专业自媒体拿去充门面,这些媒体转了文章不写作者,不注出处,一篇光脱脱的文章就那么突兀地摆在他们的微信公号上。我和同事尝试过“举报”,指望微信能“秉公执法”,给点回应,结果等了数星期,这个公号依然每天搬运工一般抄文章忙得不亦乐乎。我认了,大家也认了,似乎这就是命。

我和同事分别将这两件事发布在自己的朋友圈,得到的普遍回应是:习惯了!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这不仅仅是盗版侵权的个别事件,已经发展到网络侵权不可遏止的疯狂地步!写作者们耗费大量时间和心血创作出来的作品,被一些媒体和个人轻而易举地拿去变成他们自己的东西,变成他们对外招摇的资本。他们依靠抄袭别人的作品招揽广告,获取利益,而与为他们提供内容的作者却没有半毛钱关系,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现象。

一直以来说国人的法律意识淡薄,国人的容忍门槛极低。不是!我相信每个作者都有过良好的教育背景,都明白侵权需要承担责任,都信奉法律是公正权威的。但为什么没有人愿意拿起法律武器奋起反抗?因为这“反抗”的成本实在太高!高过人们难以承受的心理预期!

我咨询了一个做律师的朋友,问他打官司一般是个怎么样的流程。他告诉我,一般打官司需要经历:收集证据—确定管辖法院—准备法律文书(可以聘律师)—签订律师代理合同(不聘律师另议)—到法院立案庭立案—等待开庭传票或调解通知—开庭—提交证据—调解或等待判决—15天上诉期—上诉或判决生效—申请执行—结案。一般案件诉讼阶段耗时在1-4个月左右,根据案件复杂程度甚至更长。中间各程序涉及一些细节问题,根据不同情况酌情处理。

光看这段字我都觉得漫长,更不必说要把它落到实处。即便用不着这么复杂,但基本的流程也是要走的,个把月的时间是一定要搭进去的,跑来跑去准备各种诉讼材料是免不了的。为了一篇豆腐块的文章,谁会有耐心大把时间大把精力的投入?我想没有吧,即便真的有也是凤毛菱角。

再退一步说,如果真的官司打赢了,作者又能得到什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章第十五条规定,作者能收获的包括:侵权者停止侵害(网站后台改一下名字或者直接删除文章就可以了);赔偿作者损失(你觉得侵权一篇文章能有多少赔偿金,我只能呵呵);向作者赔礼道歉(动一动嘴巴,在媒体上发一句话的事情,又不伤经动骨)。

正是基于这样的现实环境,写作者一边抹着眼泪把文章一篇一篇写出来眼睁睁被人拿去抄袭,一边又无奈地寄希望于微弱的业界良心和媒体人的自律意识。这样的场景经历得多了,也竟然释然了——如果你无力挽回,就只能接受。而侵权者则非常乐意看到这种情况扩大为行业共识——抄别人的文章挣钱!就像曾经火爆的微博,把别人的段子扒过来贴在自己的微博上,以此吸引流量发布广告。

看到这里还会有人认为是作者的法律意识淡薄么?还会觉得是作者善于并勇于容忍么?

在经历30多年的改革发展,中国人的法律意识已经普遍比以往大幅提升,每年也涌现出越来越多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案例。但具体到知识产权的保护上,中国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需要提升,需要立法机构和执法部门的决心和努力。比如在网络侵权事件上,可以有个针对网络侵权的快捷流程,并且在执法力度上更高效丶严厉。让受害者能有意愿去运用法律手段维权,让侵权者不敢轻易窃取他人的劳动成果。

作者微信公号:peng-chengjing 或搜索“彭成京”

战舰大海战官方版

758安卓版彩票下载

足球梦之队游戏